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ドリームランドであいましょう(1)

Meet you in Dreamland(1)


CP:Tsuyoshi / Koichi

Warning:非現實向,年齡操作




  


  


  「我餓了,光一さん。」

  堂本光一從資料中抬起頭來,眼前的堂本剛正專注地在為自己的指甲著上色彩,要不是他臉上帶若有似無的笑容,恐怕會有人認為那黏糊口音道出的三字只是幻聽。

  今天是塗黑色嘛。

  三十代中段的男人看著桌上的瓶瓶罐罐想道,但這內心獨白要是被少年聽到,肯定免不了一頓說理。一連串顏色的專有名詞會從像座山的小嘴流出,屆時堂本光一定聽得滿頭霧水,在他看來那全都是黑,分辨他們可不比記憶輪胎紋路來得有趣。

  朽木不可雕也,堂本光一甚至想像少年放棄解釋後的評語,共同生活久了某些事情也容易浮現於腦海,預測對方的心態越來越趨於熟練,借一句俗語來形容便是肚子裡的蛔蟲。


  「都成年了就自己去弄點東西吃吧。」堂本光一回道,又將注意力放回繁複的數據上。可說是這樣說,他其實知道堂本剛話後的含義,撒嬌般上仰的口氣,怎麼猜也是想要堂本光一穿上圍裙幫他做飯。

  要是平時的他可能會答應,但正在運用週末的時間工作的現實已經讓堂本光一提不起勁來做其他步驟瑣碎的事情,況且他最近正為兩人之間的關係苦惱著,更覺此刻若是依順必然有些尷尬。

  用尷尬這詞似乎有些過頭,不過就是他一人在鑽牛角尖,堂本剛對此毫不知情,完全是個受害者。


  堂本光一想把一切都怪罪於好友長瀨智也。

  上個禮拜的夜晚,酒過三巡後的話題總是無著邊際,他們從公司同儕聊到私人領域,對方最後提起了堂本剛。身為高中時期的同桌,他自然也知道自小住在堂本光一隔壁的少年,但記憶只停留在大學畢業前的國小生模樣。

  「他現在住在你家?」長瀨智也瞪大了眼,好似這是什麼不可置信的事情。

  「剛他就在這附近念大學,我也不好意思拒絕伯母的託付。況且他還年紀小,有人照應也好。」堂本光一見狀皺起眉頭,「怎麼了嗎?」


  「不……我本來以為那孩子也就小時候比較黏你而已,沒想到還會特意考來東京。」

  堂本光一對他的感想不以為意,甚至有些不滿:「你多想了,就是碰巧而已。」他抬手又叫了杯生啤酒,「而且那裡一直是剛的第一志願,他並不是個會對自己未來隨便決定的人,你這麼說很不恰當⋯⋯」

  見他又要展開說教模式的長瀨智也連忙抬起手制止,「知道了、知道了,是我的錯。」他把加點的章魚生魚片放到對方面前,成功停止那張準備喋喋不休的嘴巴,「現在算來……他也該成年了?」

  模糊不清的『前幾天』傳了過來。

  「還真年輕啊,哪像你跟我都快要四十代。」長瀨智也捧著頰感嘆,「他很快也必須面對現實的殘酷了呢。」


  「……剛又還沒畢業,現在談這個還有點嫌早?」

  「大學四年咻一下就結束了,你又不是沒念過。」外表粗獷的男人舉起酒杯一飲而下,「⋯⋯況且我想他對未來也有規劃,沒和你討論過嗎?」


  堂本光一搖頭,未來兩字從沒認真地出現在兩人的話題中。身為年長一方的他也不是不好奇,只是每每問起卻老被含糊帶過,論話術他贏不了堂本剛,只好選擇被動等待少年願意開口的一天。

  但他相信在對方腦內確實有張藍圖的雛形,為了使它完整,堂本剛才站在現在這個地方。

  「嘛,反正你再當兩年保父就可以自由了。」見堂本光一表情有些微妙,長瀨智也不解地又繼續道:「剛君總不可能畢業後還繼續住你家吧?」


  好友說的一點也沒錯,堂本剛總有一天要離開。但他搞不懂當下為什麼對此會覺得有些煩悶,就好像他並不希望它發生一樣。這相當不對,兩人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不過是普通的老家鄰居罷了。

  也許堂本光一認為兩人間有比鄰居更深的羈絆,可他不敢隨意猜測堂本剛是不是也這樣想。畢竟他們相差深遠,不管年齡或是興趣。若立場換作是自己,彼時他肯定不會想要把這樣的一個中年大叔納入交友圈裡面。


  「——光一さん?」耳旁的聲音讓堂本光一回過神來,眼前的畫面讓他僵在原地,堂本剛的臉近在咫尺。手上的資料不知何時被抽出放回桌上,少年的指尖放在他的大腿上,彷彿所有神經知覺都匯聚在被觸碰的地方,有些怪異。

  「怎、怎麼了?」他往後退了點拉開距離,整個人貼上黑色的椅背。


  「剛剛一直叫你呢,我說我指甲還沒乾,沒辦法做飯。」堂本剛也沒追問這般失態,他從容地起身,嘴角噙著笑容,「我想吃光一さん的特製咖哩,好嗎?」

  「……你保證會全部吃完?」

  堂本剛眼神真誠地道:「嗯,我盛的我一定吃完。」


  堂本光一嘆了聲只有自己聽得到的氣,他走到廚房,套上圍裙時又探出身,「你弄乾了就過來幫忙。」看見堂本剛頷首,才縮回去開始搗鼓食材。

  努力把胡蘿蔔切成碎塊的三十代突然意識到,其實連蛔蟲都是過於誇張的形容,他並沒有那麼瞭解堂本剛。年輕人哪是這麼好掌握的存在,這偌大世界那人也不過只窺探了一隅,往後隨著時間流逝脫離青蔥,那到時可能連外顯的特質都成一知半解的程度。


  「……二十幾年也夠了吧。」堂本光一盯著燉煮中的鍋面喃喃地道,啵啵冒著的泡泡像是在附和他,聽來都有點惆悵。







/


GYAO裡一句大叔帶我開坑,年下好吃

评论
热度 ( 42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