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ドリームランドであいましょう(2)

Meet you in Dreamland(2)


CP:Tsuyoshi / Koichi

Warning:非現實向,年齡操作





    這並不是只有堂本光一才能勝任的職責。

  即使他不答應照顧堂本剛,對方在東京也有許多親戚,再不者少年的成熟度也能讓他隻身打理好自己的生活。所以他之於他其實可有可無,或者說他們的人生本該在堂本光一搬來東京時便失去交集。

  會發展成現況是他始料未及,但對於分離卻成明瞭在心。

  當夜的不悅就將它歸咎於酒精,不該讓赤裸的現實去影響他對待堂本剛的態度,生活得像是教科書般循序漸進,況且他甚至沒有立場好來阻止一切的發生,或者該說他連自己為何對此耿耿於懷的理由都說不清。



  堂本光一坐在餐桌前緩慢地解決早飯,配上這混亂的思緒也真算食之無味。對面空著的坐位前放著一份用保鮮膜包好的熱騰騰的傳統餐點,堂本剛禮拜一的時候並不會早起,因為下午才有課程,所以他前天通常在熬夜作畫。

  但其他早晨他們習慣一起用餐,於是堂本光一不自覺養成了準備雙人份量的食物的習慣,似乎是意識到這件事情,堂本剛再晚起也不超過十點。

  他們在這兩年來組成了某種只有兩人才能意會的平衡,也許自己是不想要失去這股安心感才如此煩躁的吧,但終究只是小家子氣的想法。



  「……我吃飽了。」

  放下碗筷時,本以為暫時不會打開的門卻發出聲響,睡眼惺忪的堂本剛穿著一身花花綠綠的睡衣走了出來。

  「早安,光一さん。」堂本剛的步伐輕飄飄地,像是走在雲端一樣。他本要去梳洗,但見自己的問候沒反應又折了回來,「光一さん?」



  「啊、啊!早安!」堂本光一沒放好筷子,猛地起身的動作使它們掉落在地,滿臉侷促地蹲下時,堂本剛已經走到他面前幫忙撿起,指尖擦過堂本光一的手背。

  「給。」堂本剛眨了眨眼睛,「我知道我通常都很晚起,但光一さん也不用這麼驚訝吧。」
  堂本光一頓時感到有些洩氣,他搖搖頭接過筷子,自己真是太不鎮定了,實在令人懊惱。「不⋯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你早上有預定?」

  「嗯——算是吧。」那人莞爾道:「我有一個很久沒見的朋友今天從外國回來,總得去接一下機。」
  「這樣啊,需要我送你一程嗎?」

  堂本剛聞言扶著廁所的門框探出頭,剛剛綁起的長捲髮垂在身後,他瞪大眼望著堂本光一,裝模作樣地語帶控訴:「光一さん你想翹班就說,可別把我扯進去。」

  「我才不是⋯」堂本光一滿臉無奈。

  「對不起,跟你開了點玩笑。」始作俑者樂得聲音像是塗了層蜜,「我一個人沒問題的,光一さん趕快去上班吧!」

  水聲嘩啦嘩啦傳來像是句號般終止了這段小插曲,堂本光一收拾好自己的餐盤,拿起西裝外套和公事包,在玄關前俐落地穿上皮鞋。

  「那我出門了。」他這招呼說得極為小聲,理所當然沒人回應。



  發動引擎前,堂本光一先拿起手機,傳了封訊息給長瀨作實質的怪罪,接著他趴在方向盤上,在意的是堂本剛口中的朋友,能讓對方特意早起接機的人肯定交情匪淺,但他對少年的交友圈並不了解,腦內完全浮不出清楚的對象。

  但似乎這樣才是正常的,就像堂本剛也舉不出堂本光一幾個同事,沒有過問的領域就不需要主動提起,他們保持著一定的基準在生活著,但相較之下比較常坦白自我是少年。


  「光一さん,也跟我說些你的事情吧。」偶爾堂本剛會在飯桌上向如此道,他的語氣總是黏黏糊糊,讓人無法拒絕。

  再如何告訴卻也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對面的人始終專注地傾聽,且那些自己認為無聊透頂的情節反而讓堂本剛露出笑容。


  你真是我見過最有趣的人。

  堂本光一對於收到這樣的評價是五味雜陳,他想多半是客套,因為依照堂本剛的交際圈,怎麼樣也輪不到自己佔領這個頭銜。就像是那些離開他的人們所言,和他交往簡直坐如針氈。

  這幾年他已收斂許多,但仍不是個會費盡心思去逗別人開心的人。可想起堂本剛的笑容,卻又覺得心口溫暖許多,繼而他多了個看到好吃的甜點會帶回家的反射行為。

  一切都沒有個合理的解釋,使堂本光一相當鬱悶。



  叮咚。

  長瀨智也回了訊息。

  他說:「我不懂你幹嘛這麼鑽牛角尖,這不就只是很單純為人前輩的心情嗎?」

  那挑起的眉是豁然開朗的跡象。





  




才剛萌芽的感情線很快被打回原點了。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