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ドリームランドであいましょう(3)

Meet you in Dreamland (3)


CP:Tsuyoshi / Koichi

Warning:非現實向,年齡操作






  堂本光一帶了份限定的抹茶慕絲蛋糕回來,而另一邊的堂本剛則是後面領了位濃眉大眼的少年進家門。

  正要把領帶扯下來的男子頓了頓,好半晌才會意過來那是今早對方口中的歸國子女。

  「堂本さん、初次見面,我叫岡田准一。」少年面色緊張地微微一鞠躬,「冒昧打攪您實在抱歉。」

  堂本剛在一旁解釋:「准一的飯店在預定上出了問題,所以才臨時決定把他帶回來的。」他抿起唇,「不是故意沒先跟光一さん說的。」


  看著兩人有些擔憂的神情,堂本光一不禁想到自己的臉就這麼可怕嗎?剛剛也不過就來不及反應,真要為此不悅實在太小題大作了點。

  「沒關係,就先住下來吧。」他笑著招呼,「你們吃過晚飯了嗎?」

  「還沒。」堂本剛見狀鬆了口氣,推著岡田准一進去客房放行李,隨後轉了腳跟去廚房,「家裡食材夠嗎?」  


  「有點不太夠,乾脆今天吃火鍋?」堂本光一看著冰箱內道,「你先好好招呼他,我出去買需要的東西。」

  「我跟你去。」

  「你不會要把岡田くん一個人留在家吧?」

  「准一沒問題的,我去幫光一さん拿東西。」

  但再怎麼樣也不該把客人單獨放在一邊吧?想是這樣想,堂本光一看著堂本剛的眼睛卻什麼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岡田くん有什麼不能吃的嗎?」

  「沒有,堂本さん。」

  「你跟剛一起叫我的名字就好,不用那麼拘謹,我們很快回來。」

  還沒等到岡田准一的回答,堂本剛便拉著他的手臂往外走去,只聽見身後傳來小聲的應允。但他現下也無暇顧及其他的人,焦點全放在被握緊的手腕上,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的互動,要追溯也得到堂本光一還是學生的身分,彼時堂本剛年紀還小,黏他黏得緊,總光一哥哥、光一哥哥地喚道。

  他突然覺得有點懷念,記憶中的孩子也是像現在這樣走在自己面前,但力道卻是如此不同。


  「⋯⋯剛、難道你很餓嗎?走這麼趕。」且拋開念舊的心情,堂本光一對堂本剛突如其來的舉動十分不解,總之絕不可能是因為想要回味兒時才又這麼做的。

  對方聞言停下腳步,兩人撞在一塊,好聞的味道在鼻尖散開。

  堂本剛不是第一次帶朋友回來,叫生田斗真的後輩曾說那是前輩標誌性的味道,走過都會留下痕跡的程度,甚至說若街道上出現這樣的味道,會跟隨而去也不一定呢。


  想著無聊事情的堂本光一揉了揉鼻子,能為他解答之人卻始終閉口讓他不知所措。他想要抽回手好扳過對方來看清表情,卻轉而被其納入掌心,整體陷入了更為膠著的情況。

  果然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他內心的警鈴大響,直覺顯示只要稍稍偏離軌道,事情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轉變。堂本光一相當不安,他欲開口試圖挽回既定的平衡,天秤另端的人卻搶先一步將所有歸於平靜。


  「忙錄一天確實有點餓了,今天也是做光一さん拿手的豬肉涮涮鍋嗎?」堂本剛鬆開對堂本光一的箝制,露出如往昔的笑容,「還是想嘗嘗我特製的豆漿鍋?」

  餘光間他看了眼還殘有溫度的部位,開口的聲音帶點沙啞:「……那就吃吃看好了。」

  「包在我身上。」

  

  剛剛的都是錯覺嗎?

  堂本光一看著先走遠的背影,內心所感不知該如何形容,錯愕間似乎有些失落。但那隻手正招呼他趕緊跟上,於是他暫時決定將這複雜的情緒拋諸腦後。




  

  晚餐的菜單是堂本剛的拿手菜,岡田准一雖然貴為客人,但當廚房的指揮官是前者時,後者免不了成為小兵的命運。換上家居服的堂本光一趴在椅背上,看著兩人在流理臺前忙碌作業,不禁有些無聊。

  他又想給長瀨智也發簡訊了,在自己所認識的好友中,能讓人放心討論這事情的似乎也只有對方。況且前因解釋起來實在複雜,只有長瀨智也能馬上進入狀況。

  握著手機,堂本光一的手在上頭刪刪減減文字,卻怎樣都成不了一篇有意義的開場白。這使他不禁覺得糾結著一切的自己是不是有點奇怪,腦中的他看起來就像在想為了靠近心儀對象而找友人討論,可堂本光一想明白的人只是個和他相差十五歲的少年。

  唉,他厥起嘴,最終是決定還長瀨智也一夜的清靜。


  再抬頭時,那兩人正在打鬧,但明顯是堂本剛占上風。岡田准一滿臉無奈,卻又對那些玩笑帶點寵溺。

  看來交情相當好,堂本光一有些欣慰,後他仔細思考了下,也許堂本剛是覺得他不該和岡田准一過於親近?對方出現反常也是在他對人放下距離的瞬間,如此一想好像都解釋得通。

  果然年輕人還是希望保有自己的圈子,是他沒有顧慮到這點。


  結束一頓還算融洽的飯局後,岡田准一被以調整時差的理由趕去休息。剩下的兩人並肩作收拾的動作,堂本光一把洗好的碗盤交給堂本剛擦乾放回原處。

  「那個,我不是有意想介入剛的朋友圈的。」憋了一肚子的話終於在最後一個調味碟安穩歸回時吐了出來,他垂下眼簾拿著毛巾拭去自己手上的水珠,不敢看一眼對方的表情。

  「……什麼?」

  「我那時候只是希望岡田くん可以放鬆一點,不是想要特意和他……打好關係?」堂本光一頓了下,斟酌著用詞,「我知道你還是希望我們保有距離。」


  沉默開始蔓延,堂本光一躊躇會兒才抬頭瞄了眼對方。那人用著無比認真的眼神和他四目相交,下一刻又被抓住手腕。

  「光一さん怎麼會這樣想?」

  「一般來說都會排斥吧?尤其我又大你們這麼多歲,我很明白……」

  

  「不,你不明白。」堂本剛搖搖頭打斷他,「你不會明白我多想填補我們之間的差距。」

  

  







如此迷戀狗血和誤會的我。


  

评论 ( 14 )
热度 ( 43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