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ドリームランドであいましょう(5)

Meet you in Dreamland (5)


CP:Tsuyoshi / Koichi

Warning:非現實向,年齡操作。





  這是堂本剛來到堂本光一家以來第一次出遠門。

  岡田准一時隔多年才回到日本,為了把握這次相聚的機會,他們那群親友決定要來趟小旅行。一切來得都十分唐突,連同居人都是在收拾行李時才告知他的。

  

  堂本光一幫他備了些外出用品,他給堂本剛多捎一罐胃藥,通通放進黑色條紋的小收納包裡面。進去少年的房間時,那人正對著等身鏡比畫著穿搭。那些色彩鮮豔的衣服對自己來說實在不可恭維,但當有了它們的主人是堂本剛的認知時,竟也覺得好看極了。

  「別忘記保暖。」習慣真是可怕的東西,堂本光一邊想邊叮嚀著。幾人要去的是靠近山上的風景區,雖說初春剛至,卻不能小瞧早晚溫差。堂本剛從小體弱,長大後雖好了很多,但他仍不敢大意,時不時就囑咐一番。

  堂本剛轉過身,長長的頭髮被他梳著綁在脖子旁。他笑著回應:「你老是這麼擔心會長皺紋的,光一さん。」

  「……難怪我這兩年下來老得那麼多,原來是你害的。」堂本光一聞言便把手上的東西丟過去,調侃他的人馬上反應不及便被它砸得滿臉。「裡面有成藥之類的,你就帶過去吧。」

  「喔,你特地幫我準備的?」堂本剛彎腰去撿起落在腳旁的物品,塞進酒紅的行李箱內。他的聲音聽來有點開心,堂本光一就想他是要出去玩所以興奮,也被渲染得不自覺愉悅起來。

  「當然,你離開家這麼多天,多帶些也好。」堂本光一把散落在地方的衣服一一撿起,這些大概是被少年淘汰的選手,看來都為有些薄、不適合現在天氣的款式,讓他減少了幾個擔心點數。


  蹲在地上的堂本剛將臉枕在自己的大腿,他眼眉向上望著堂本光一,那把軟綿綿的嗓音問道:「那我不在的時候,光一さん要是感到寂寞,就給我打個電話吧。」

  「我才不會呢,又不是三歲小孩。」

  「也沒人規定大人就不能寂寞啊。」

  「……那就算半夜打也要接喔,沒接就不准進家門。」堂本光一反過來調侃,下刻他的褲腳被一輕輕的力道拉住,低頭查看時,堂本剛在向他微笑。

  「我答應你。」少年道,那語氣如此誠懇,面上表情又如此溫柔。讓他想起那些在電視劇上的告白場景,男主角就像現在的堂本剛一樣。

  堂本光一頓時覺得心臟跳漏了一拍,為此他感到緊張,用晚餐之由逃離這個氣氛變得奇怪的空間。



  

  流理台前站著心思混亂的堂本光一,他單手扶著白蘿蔔,另邊舉著菜刀卻遲遲不肯切下。他彷彿在光滑的表面上看見剛剛那個似水柔情的笑容,怎麼樣也沒辦法開始動作。他幾乎沒看過堂本剛那樣的一面,雖只有幾秒卻讓人驚訝。用個誇張的比喻來說,就像走著走著平地突然落下顆炸彈。

  但他又不禁感嘆,曾經的孩子真的是長大了,連只是那樣輕輕一句,就成熟可靠地差點想把一生交付給他。


  「啊!光一さん!」堂本剛突然一臉歉意地出現在堂本光一身後,害後者嚇得差點把手上的利器放開,「抱歉,我們現在就要出發了,不能和你吃晚餐。」

  「……這麼突然?」他把刀子放在桌上,關掉正在加熱的鍋子,「需要我載你去集合地嗎?」

  

  堂本剛拖著高到他大腿的行李箱走到玄關門口,「不用、不用,他們有租車,現在已經在家裡樓下了。」

  「喔,那要幫你拿行李嗎?」堂本光一又問。

  堂本剛笑道:「好啊,我也想再跟光一さん溫存一會兒。」

  「溫存不是這麼用的,剛同學。」

  「是嗎?」



  兩人到外面時,一台黑色的廂型車便自動打開車門,裡面坐著岡田准一,還有幾個他不認識的人。堂本剛俐落地把行李箱放到後車廂,期間和他那些朋友嬉鬧著。

  堂本光一頓時覺得有些違和,他離他們明明很近,卻又好像很遠。他轉而跟駕駛座的岡田准一問好,說著些寒暄的話。待副駕駛座的堂本剛坐好後,才退後一步,將手放進剛剛忘記脫掉的圍裙的口袋裡面。

  「玩得開心。」

  「嗯,光一さん這幾天可要記得吃飯。」

  「都說我不是小孩了。」

  「又沒說大人就不能被人關心。」

  堂本剛的笑容又讓他說不出話來。



  紅色的車尾燈消失在夜晚的街道上,堂本光一張了張剛剛揮著的手,想起他沒切下的白蘿蔔跟還沒煮沸的水,再加上注定幾天對面沒有人的餐桌。

  他決定待會打通電話給長瀨智也。






  /

  趁某人睡覺時更新,希望他睡醒刷到的第一篇是我,嘻嘻

  這篇啊,真的慢熟,謝謝各位願意和我一起等待QQ

  

  

 


  


  

评论 ( 14 )
热度 ( 48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