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堂本剛喝了點酒,他酒量不好,才啜飲幾口便滿臉通紅。

岡田准一看著他握著酒杯的手在微微顫抖,滿心猶豫要不要阻止時,那人便開口道:「如果我跟他說我再也不會離開了,想跟他一起生活到老……」

他的聲音漸弱,最後成為低聲的呻吟,不醉也有七八分的醺。

但當岡田准一才剛要伸手去拿走還有殘酒的玻璃圓杯時,堂本剛又問:「吶,准一,你覺得……他會不會誇我?」

「……我不知道。」

「我猜他不會,但他可能會嫌我……麻煩?」

「不,你清楚他沒有這麼想過。」

「對呀,但是……」堂本剛孩子氣地搖搖頭,耍起了性子來,「他不可能會像我喜歡他一樣喜歡我啊。」

「你沒問過怎麼會知道呢?」




正值考試周。

我只能擠出這點東西了。

p.s.他們在旅行途中喝酒,是這樣的小番外。


评论 ( 5 )
热度 ( 9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