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ドリームランドであいましょう(6)

Meet you in Dreamland (6)


CP:Tsuyoshi / Koichi

Warning:非現實向,年齡操作。自創角有。




  「你怎麼今天有興致找我出來?」二階堂三郎盯著菜單問道,「平常不是都不找同事吃飯?你這樣會害我被別人嫉妒的。」

  「哪有這麼誇張,你少調侃我。」堂本光一和他一樣的動作,除了手指在小菜的區塊上翹著無意義的節奏,「因為今天長瀨臨時沒空,訂位我也不好意思取消啊。」


  二階堂三郎聞言抬起頭,滿臉不可置信:「這麼說你把我當備胎了?」

  「是又怎樣?」堂本光一反問,嘴唇輕抿。

  「⋯⋯沒事,我覺得挺好的。」


  兩人最後都點了店裡招牌的豬排定食,等待餐點上桌時,二階堂三郎看堂本光一擱在一旁的手機不斷跳出訊息,但主人像是什麼也沒發現地鑽研擺在一旁的新品資訊。

  「交女朋友了?」他假裝隨口問道,可心裡也明白另一頭多半是那個剛成年的孩子。

  堂本光一聞言,把手機朝下蓋住塞滿通知的屏幕,「你明明知道是他。」

  「但你平常不總立刻回覆剛くん的嗎?」這是有目共睹的行為,二階堂三郎早已不想一一舉例,畢竟可得花上好番時間。

  「只是傳些旅遊的照片給我,不用馬上已讀也沒關係。」堂本光一朝遞上熱茶的服務生說了句謝謝,「他跟朋友出去玩,我這時要是回,不就壞了他們的興致?」


  二階堂三郎挑起眉,「你不覺得這話很牛頭不對馬嘴嗎?他現在給你發訊息不就表示他有空?」但在堂本光一的眼神掃過來的瞬間他便決定要將事情視而不見,關心沒好報,那話裡的彆扭他聽得可清楚,想當助攻還被指責多管閒事,做人真難。

  這兩人的關係向來讓他很擔心,也不是說什麼想要故意湊合,但看了就很著急。一個是知道了卻埋在心裡,另一個則是——

  二階堂三郎將視線從大塊豬排移到堂本光一身上,對方正在小口吃飯,可視線仍明顯地落在手機上。


  一竅不通。他只能這麼評語了。

  但這也不能全歸咎於堂本光一的遲鈍,換做是二階堂三郎也不會想到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會反過來訴諸喜歡。可現實正是如此多變,才能讓人驚奇。

  再說堂本剛是藏得極好,要不是當天初識時的情況太特殊,估計他也發現不了少年的秘密。


  「……剛くん是去哪裡玩了?」二階堂三郎用醬汁在豬排上畫出一個笑臉。

  堂本光一聞言回神過來,他皺皺眉頭,像在無聲表示怎麼又提到少年。但基於禮節他還是報出景點名稱。


  二階堂三郎提起筷子,邊說的同時邊看對面人的表情。「喔——那裡不是小有名氣的邂逅聖地嗎?」至於真實度就算了,反正那些軼聞都是後人所加諸上去的,不差他這個善意的謊言。

  「什麼?」

  嗯,大魚上鉤了。二階堂三郎不動聲色的切開了豬排。「我聽很多人說去了那邊一趟就變成一對回來,你們家剛くん那麼優秀的人,沒準也會成功?」

  「……但那種肯定是玩耍成份居多吧?剛要是受傷的話怎麼辦?」堂本光一放下餐具,面色轉為擔心。


  二階堂三郎感覺到自己的嘴角有些彎起,但他努力說服自己不能在此刻破功。他眼珠子轉了轉,又加油添醋地道:「可你也知道年輕人就是這樣嘛,誰都在期待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

  「是這樣嗎……」

  「剛くん沒跟你談過這方面的事情嗎?」

  堂本光一搖搖頭。「我看起來也不像是精通這種事情的人吧?況且他可能比我還懂。」

  很有自知之明嘛,二階堂三郎暗自贊同。

  「我們在那個年紀都是一知半解的程度,你偶爾就主動多關心他吧。」

  「……我也不是不想要了解他,」堂本光一頓了頓,低頭吃一口飯,好生咀嚼吞下後才又開口道:「但我怕他覺得厭煩。」


  為什麼是先吃才說?二階堂三郎覺得自己開始疲憊於吐槽這件事情。「……嗯,我倒不這麼覺得,應該說照著三餐飯後的關心才會讓人厭倦的。」他拿過隔壁的濕紙巾擦著手,「正是因為你們住在一起,適當的問候更顯得重要。」

  「你說我們二十幾歲的時候,誰不是在人生上迷茫呢?」見堂本光一沒回話,他覺得機不可失,不疾不徐地補上:「而且你又是他在異鄉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嗯,我了解了。」

  「那你想怎麼問,我可以幫——」

  「吃你的飯。」

  「喔。」


  


  遠在他處的堂本剛終於收到了堂本光一的回訊,上頭短短寫著一句話:「小心壞人,別被拐跑了。」

  少年有些不明所以。





  上次更新居然是十月多的事情,讓大家久等了。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