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 少將T×上校K

  • 年齡操作

  • 我的段子後頭設定沒有極限





  已接近晨曦之時,微光一點一滴從雲層背後透露出來,在天邊泛起魚肚白的一片。濃濃的煙硝味還未散去,彷彿再再提醒著這場戰爭並未結束,只是稍作歇息罷了。

  士兵們依偎在一塊,靠著幾個小小的火爐取暖,短暫陷入了不太安穩的睡眠之中。而位於軍營最後方的大帳篷仍點著油燈,裡頭的人徹夜未眠,反覆研究著與敵方之間的情勢圖,哪怕能找到一點可以破除現在這種膠著的狀態也好。


  突然上校的帳篷毫無預警地被人掀開,光一警戒地抬起頭,看見臉頰被細霜覆蓋的來者,才無奈地放下揣在懷裡的手槍。「……少將,不是和您說了進來前請告知的嗎?」他站起身來替對方倒了一杯熱茶,白煙裊裊升起,「要是萬一讓我誤殺長官那該如何是好?」正準備將鋼杯遞過去的時候,手卻被抓住了。


  剛握著光一的腕部,把發燙的物品放在桌上。他仍默默不發一語,緩慢地把那過長至遮住半個掌心的袖子往上捲起,只見像水墨一樣在白色繃帶上泫暈開來的鮮紅,看來怵目驚心。

  那是光一昨天受的傷,不知道為什麼補給架毫無預警地倒塌,剛好有個孩子無助地站在陰影之處,他想也沒想就撲過去把人推開。情況雖然不嚴重,卻鬧得整個營區沸沸揚揚,不過不至於到連眼前的男人都會知道的地步——然而現狀看來,消息擴散的比他想像的還來得遠。


  氣氛頓時有些尷尬,光一無法把手縮回,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兩人就卡在這奇怪的畫面中,不上不下。

  「……你受傷了。」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這麼久才聽到剛這麼感嘆,他的指頭順著傷口向下,改成雙手捧著光一的掌心,「疼嗎?」他望向他,微微上仰的目線帶著誰也看不清的思緒,這不太尋常。

  「……稍微,但現在好多了。」光一嘗試用著安撫的口氣,「少將您這是怎麼了?」


  剛笑了幾聲,吐息遇冷變成白霧,他低下頭,乾裂的唇輕輕停在溫熱之處。我可能有點喝醉了,聽到你受傷,眼前晃悠晃悠的像是墮入了深淵一樣。

  然而最終心裡的話他一個字也沒透露,傳達到光一耳裡只有一句:「沒什麼,就來看你笑話。」




  

评论 ( 8 )
热度 ( 25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