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TK】Secret Code(2)

  • αxα  

  • 我流ABO,沒再管一般設定(X

  • 前文走特殊TAG




  慣例的演出後,專屬於Snake的休息室被放了把極為大束的玫瑰。堂本光一將那些看熱鬧的目光砰地一聲隔絕於門外,轉身和艷紅的植物做無言的對峙,終究是敗陣下來。

  他取來很久沒用的花瓶——估計是哪個贊助商送來的禮物,雖然對瓷器沒有研究,但肯定價值不斐——去裝了點水,隨後小心翼翼地拉開包裝紙,將玫瑰一隻一隻插入其中。可數量實在太多,才剛到一半就已經難以動作。

  堂本光一心想剩下的全拿回老家去作果醬算了,反正母親跟姊姊近期正沉迷著天然手作品。這品種估計大有來頭,就別只是等到它們這般白白浪費地枯萎。於是反手又將剛剛的心血全部收回,高價的花瓶被換成便利商店買來的玻璃酒瓶,只留朵獨自在桌上散發香氣。


  低頭包裝著其餘散落的玫瑰時,休息室的門被輕聲打開,但堂本光一聽見倒也沒抬頭查看。因為他想整個劇場裡面唯一有膽不通知直接進來的人,也就那麼一個。好笑地說對方甚至不是內部人員,而是一個花錢去非法獲取通行證的少爺。

  「……你動作太粗魯了,那花很貴的。」同時也為花束送予者的男人道,他慢私條理地走進,隨意地翹腳坐在沙發上。「但你要是不喜歡,我下次送點別的?」

  「我又沒有這樣說,不是留一枝在那裡了嗎?」堂本光一好不容易處理完成,才抬眼看向堂本剛。許久未見,堂本家的少爺今天依舊是誇張的裝扮,但相較於以往,對方把頭髮剪短了。露出兩隻白嫩的耳朵,慵懶的神情間眉宇卻不掩英氣,不愧是生來一張能夠適應各式髮型的臉皮。

  「那有什麼特別的含意麼?」那人朝他微微一笑。


  堂本光一隱約聞到別有玫瑰的花香,他搓搓開使些微發癢的手臂,自動拉開兩人的距離。「沒什麼,還有你剛剛⋯⋯去辦完事回來嗎?信息素沒有收好。」這事當然不是指普通要務,他想起了在頂樓時瘋狂的一夜,雖然重逢不算尷尬,但也不能說沒有疙瘩。「你太招搖了,別的alpha會以為你在挑釁……」

  話還沒說完,堂本剛已經來到面前,握住他的手腕。他有些吃驚但故作鎮定,臨危不亂才是上策,不然總感覺自己老是處於下風。「……幹、幹什麼?我說了什麼讓你不開心的話嗎?」

  「有的,我覺得貓先生那天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所以有點生氣。」堂本剛偏頭,黑色的指甲油在堂本光一的白皮膚上顯得突出,「我只和你一個人玩419而已喔。」他說。


   「那是什麼?」堂本光一聽到陌生的詞有點困惑。而且講話就講話吧,可沒必要靠得那麼近。他都覺得對方的吐息快灑在身上,但偏偏又被拉著無法動彈。

  「指一夜情啊,我現在的對象只有你喔,光一君。」那雙大眼眨啊眨,「信息素也是因為踏進這個房間才沒忍住,這樣懂了吧?」

  雖然用這種東西來表達感情還真像野獸,但也沒有比這個還來得簡潔有力的方式了吧?堂本剛調笑地道,他往前拉近彼此的距離,水生花香本來只有淡淡一層,卻逐漸濃厚起來。

  「……我今天可沒想要!」堂本光一見狀,慌亂地甩開堂本剛的手,不足所措的揮舞著手腳,「你、你收起來!我知道了啦!」他覺得自己全身像是起了麻疹之類的,既是全身發癢又感到十分灼熱——差點就跟著散發信息素,ˊ這後果到時肯定無法收拾。


  「言歸正傳,你今天怎麼過來了?」堂本光一讓兩人隔著桌子對話。

  堂本剛將手背在身後,依然笑著。危機慢慢解除,四周又變得只剩單一的味道。「明天應該是休假吧?想約你去逛逛。」

  「你是從哪裡知道我的行程表……」

  「剛剛躲在門外偷聽的四個人很大方地告訴我了。」


  很好,那四個beta是嫌訓練量不夠是吧?

  堂本光一在暗地裡規劃著要給後輩們的加倍基礎訓練,明面卻還是有禮貌地回絕:「我假日都不出門的,謝謝你的邀約。」

  「但我都訂好了水族館的兩人票,那裡很難預約的。」

  「你可以找其他——」


  「Snake是想在這裡跟我玩嗎?我很樂意。」

  堂本光一當作什麼都沒聽到地連忙點頭:「好,明天我去開車接你,幾點在什麼地方集合?」


        








  這一章可能沒啥重點,期末前的掙扎更新。

  是說我大概已經刷了有八千遍的spiral。

  沒辦法誰叫我覺得趕作業的時候聽這場live最提神最有效率了,雖然我每次都會在半途看起來。尤其是come closer的地方。

  

  這裡超棒的,我無法言語形容,就是那個手部線條啦、腰線啦、飛起的西裝啦之類的。

  嗯!!!!!!(嗯三小



评论 ( 9 )
热度 ( 46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