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TK]堂本的歌


  • 非常非常意識流










  01


  推心置腹般的感情是應該是怎樣的情況?   

  光一滿腦子都是些至死不渝的情話亦或海枯石爛的誓言。     


  我愛你。我喜歡你。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毫無華麗詞藻的告白像是市面上賣的沙丁魚罐頭或尖峰時的滿員電車般塞滿光一的內心,但他卻又覺得這些再平凡不過的字眼不足以敘述兩人間的關係。    


  某種奇怪的自信心正在作祟,光一想。    

  在交握的雙手間他彷彿看見永恆。如同假定的輪轉說,在巨大到足以漫天的黑色帷幕之中,不斷轉著名為存在的齒輪。    

  和一直以來認知的戀情都大相逕庭,那是只屬於兩人,往昔如此,未來更是。      


  光一面前出現站在舞台中央的少年時期的自己,頂上是刺眼的照明,五光十色的絢爛。他聽見客席上傳來的掌聲,充滿歡喜的喝采。他背著吉他,流暢的音符隨指尖移動而傾瀉。    

  身旁的剛手持麥克風,表情慵懶地唱著敘述小情小愛的歌詞,表情迷人。      

  結尾的時候光一被扣住手腕,配樂驟停,世界陷入寂靜。他在對方的眼中好像看見了自己的倒影,又或是更遙遠的未來。在唇瓣烙下的溫度是不冷不熱,像早晨剛醒來時的眼皮。    

  蜻蜓點水般的一吻,卻像負載了整個世界燈火通明的夜幕。      


  剛伸手擁抱住他,景色倏地轉換,他們一齊墮入深藍色的海底。在幽暗中光一聽到了交疊的心跳聲,進行沒有氧氣的呼吸。液體的介質模糊了光一的視線,他用力地眨眼,想看清剛的表情卻是徒然。    

  那頭柔順的捲髮輕掃他的耳旁,像是無言的慰藉,安撫光一不用這麼拼命確認也沒有關係。      


  剛說,他會一直都在。在這浮浮沉沉的慾望中,紙醉金迷的世界裡,他都會牽起光一的手。 


  02


  說起表達浪漫的方法,光一滿腦子又都是些至死不渝的情話亦或海枯石爛的誓言,甚至是想像他們在一個所有聲音都戛然而止的世界,他對著剛說把你整個人生都託付給我吧。    

  經常對虛構的愛情劇嗤之以鼻,卻在面向自己譜出的戀曲前流於俗套,光一承認對羅曼蒂克的見解也早已隨普世而去,所以他從不輕易談情說愛,只怕任何字句都過於平庸。      


  但剛總笑著道沒有這回事,他形容光一太過拘謹,對以戀人為名的搭檔又何必在乎獨不獨特。    

  我愛你。我喜歡你。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這些句子儘管如同節目中的定番,但只要表演者是光一,每個發音都會成為閃爍光芒的寶石。      


  「愛情就是這麼一回事啊。」剛淺淺笑著,他擦著黑色指甲油的手撫過光一沒有做造型的頭髮,金褐色的細絲被他捲起幾縷。    

  「適用於我們嗎?」光一問。    

  剛的手指轉而抵在光一的胸口前,白色襯衫被他壓出小片陰影。「簡單的理論可以衍生出各種學派,巨匠比我更清楚不是嗎?」      


  也對,光一想,他垂下眼看著剛的指尖,那裡彷彿遭人施了魔法,溫和地亮著光,陣陣暖流注入心臟——所謂人們假想出來的奇妙空間。    

  那雙神奇的手轉而捧起光一的臉,十指插進髮間。光一意識到什麼般閉上眼,瀏海被人輕輕地撥開,唇瓣落下,緩慢地彷彿穿越了好幾世紀才落於此處。    

  虔誠地彷彿此刻他親吻的不是戀人,而是信仰。     


  隨著歲月流逝,他和剛並肩站立看過多少花開花落、雲卷雲舒。從青蔥懵懂到熟練世道,兩人唯一不變之處也只有從眉宇間能隱約望見的少年輪廓和手掌相貼時共鳴的熱度。      

  「請一直,站在我的右側吧。」光一聽到自己這麼說。      

  哪怕只是缺少兩人任何一項特質,這近畿便會成為泡沫,消失在茫茫無涯的湛藍之中。


  03


  這是個映在一池春水上的夢境。   

   光一和十代的剛依偎在黑暗之中,手心提著線香花火,隨著點燃它像是不斷膨脹的生命體,一如含苞待放的花蕾瞬間便綻放繁華。    

  範圍小卻充滿氣勢,金色的光芒看來虛幻,但感受到的熱度卻又如此確實。      


  少年的臉龐染上了橘黃的光芒,看來就像夕陽餘暉之時的景色,那雙充滿純粹的雙眼輝映點點亮光,看來就似色彩斑斕的星雲轉動。    

  他曾經覺得剛是外星人,至少是不適合居住在地球的人類,也許哪天會有艘幽浮跑過來接走自己的搭檔也不會讓人意外。    

  但光一想宇宙實在太遙遠了,又冷又暗,他不想要剛去,也不要剛去。      

  「說什麼傻話呢。」年輕的那人仍是滿口的關西腔,還沒變聲的嗓子帶著未脫離的稚氣,「你就算要我離開,我也不會走的。」    

  剛的手牽起光一的,二十幾年的差別是如此大,可那力道始終如一。    

  光一頓時覺得鼻頭一酸,他伸手把矮小的身軀納入懷中。轉眼間,面前卻變成了和自己同歲的男人,厚實的手掌撫摸上他的背脊,隔著衣物摩娑肌膚,彷彿在彈奏一首溫柔的曲子,使人心安。      


  「而且我只告訴你一個秘密,我確實是外星人沒錯。」    

  「真的假的?」  

  「嗯,住在一顆叫做KinKi Kids的星球上。」


  04


  行駛在夜晚的車,披著如溫室的整座東京回到地平面。光一的側臉帶著些許疲憊,公寓走廊上的日光打得太赤裸,照得他就像是動不了的模具。他靠著欄杆,晚風輕輕吹拂,捎來也不知是從哪裡傳來的氣息。

  看出去的景色都像是在霧中,街燈暈成了繁星,像是瞬間到達幾億光年之外。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震動,也許是太空總署發來訊息,他不禁這麼想到。半是覺得有趣半是自嘲無聊地扯起笑容,滑開屏幕他改為錯愕,轉過身剛便在幾步之遙。


  「……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光一許久才吐出這句話,面對突如其來的造訪,光是原因的四個字便堵得他啞口無言。

  我想見你。像這樣肉麻兮兮的情話他們多久沒有用在這一層關係上,早就過了黏黏糊糊的年紀,比起言語,他更想要給予的是承諾。儘管未來變化不盡其數,如鑽石般永恆的誓約讓人不敢輕易信任,但二十代的三百年卻言猶在耳。


  「其實我本來想要比你早回來的。」剛看起來很冷,他穿得不多,大概經歷過一趟匆忙的路程。「但還是有事耽擱到,計畫全毀。」

  「你平常不會這樣的。」

  「我總是心血來潮。」

  光一困惑地眨了眨眼,剛便大步流星地向他走近,接過鑰匙替他打開了門。他站在玄關擋住進出,呼吸遇冷而吐出的白煙像是沾了白色顏料的水彩筆散在空中。


  剛說:「歡迎回來,光一。」

  「別跟我說你只是為了說這句話才來的。」

  「比起這個,我想你現在該做的是抱一下你的戀人,慰勞他風塵僕僕而來。」

  他向前一步將雙手插進對方製造出來的空隙,常用的香水在鼻尖形成淡淡的膜。是很久沒有的感覺,忙於現實讓所有都看來漫長。但也許是因為光一老是鑽牛角尖地認為脫下體制才能回歸應許之地,並且真正地擁有對方。

  「我回來了。」他輕聲回道。


  「我想我是為了你這句話才存在於此的。」剛咯咯地笑了起來。

  「你變得太過油嘴滑舌。」

  「那也是因為我們愛變得更堅強的緣故。」


  05


  他們說愛情有時像水,無味地沖淡了舌間的苦澀。有時是湯,酒湯,濃烈地蓋過一切意識。

但對於光一來說兩人的愛情似海似宇宙,沉淪了便萬劫不復。他沒有什麼羅曼蒂克的因子,唯一有的只是將他心中的空間分享給自己以外的存在。他抓住了往下墜落的剛,對他露出了稍許靦腆的笑容。


  不好意思,將要一直打擾於你的人生。他道。

  剛握緊了兩人相交的地方,將其納入掌心:「……我叫你別來,你偏不聽。那這樣我就不放你走了。」


  好。



 

  




  趁著更新再來偷偷塞個質問箱好了(言下之意:跟我玩)。

  這次是段子的集合體,每篇都是單獨成立,當然我也努力讓他有連貫的感,有嗎?有吧。但總體來說沒有脫離我想描繪的樣子,主觀之下我心中他們的樣子,很一言堂的。

  第四段的最後偷偷取了Blur的Fool's Day來用,沒什麼意義的擺顯,還是沒幾兩重地擺,讚讚。

  回過頭再看,還真是七零八落的情節,僅僅滿足我用字遣詞的慾望。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