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ドリームランドであいましょう(7)

Meet you in Dreamland (7)


CP:Tsuyoshi / Koichi

Warning:非現實向,年齡操作。自創角有。




  眼看時鐘就要跨日,剛剛發來簡訊說要歸來的少年卻仍未出現在玄關。

  堂本光一給自己倒了杯咖啡,於陽台來回踱步。住宅前的馬路沒有一台車準備停留的跡象,夜風把熱氣的白煙吹得東倒西歪。他拿出放在口袋後頭的手機,除了自己發出去的了解兩字,訊息靜如止水。

  假使有事情耽擱,對方應該會提前通知。但本來就沒有明說確切抵達時間,沿路上也許有人會突發奇想又開啟另外的行程。堂本光一怕是打電話聯絡會打擾興致,才弄得自己只能在原地打轉。

  轉念一想都是成年人了,晚歸這件事情好像不需要如此擔心。但他想起前天吃飯時好友講的話,最終還是撥出堂本剛的號碼。他們很少通電話,畢竟天天生活在同片空間下,只能聽見聲音的聯繫看來便十分多餘。


  「啊,光一さん,我是准一。」接通的瞬間,對面傳來的卻是岡田准一稍嫌困擾的聲音,「剛君現在沒辦法接電話,所以才由我代接。」

  堂本光一聞言皺眉,「……他怎麼了?」  

  「是這樣的,我們回去的途中繞去剛君舊友開的酒吧……」

  你還不能起來呀!突然堂本光一聽見他慌張地勸說著,電話那邊傳來零零碎碎的吵鬧聲。聯想起來便能猜到是少年喝醉,堂本剛酒量相當差,恐怕喝了不少才造成這樣的情況。

  「准一君,我這就過去載他,你能再幫我照顧他一下嗎?」


  

  堂本光一開車到達目的地時,已經是新的一天。東京的不夜城現在才悄悄開始營運,他繞過幾個招攬客人的夜店店員,熟練地走到埋藏在街道裡頭的酒吧。

  推開門時,左上角傳來鈴鐺聲。吧檯後頭的男人朝他微微一笑:「好久不見了啊,光一。」

  「抱歉,最近一直沒有時間來。」堂本光一搔搔頭,在男人前面的位置坐下,「生意還好嗎?城島老闆。」

  城島茂遞給他一杯水,「也就老樣子。你跟長瀨如果再來駐唱,肯定會更好的。」

  「隊長、您就別逗我,我都多久沒唱歌了。」

  那是好幾年前的事情,剛上東京的堂本光一在長瀨智也的軟泡硬磨下,陪他在這間酒吧打工了陣子。他們除了收拾桌面和幫客人點單外,偶爾也會到台上表演。兩個人兩把吉他,唱唱民謠或是改編經典,雖說業餘卻吸引不少人的稱讚,甚至還擁有一群固定來聽歌的粉絲。但隨著兩人有了穩定的工作後,團體自然而然宣告解散。


  「剛君說你還是唱得不錯呢。」瞇起眼笑著的城島茂總有種說不出的親和力,他把一杯粉紅色的液體放在堂本光一眼前。來,光一君的最愛。他說,順便阻止了靦腆的人準備要掏錢的舉動。

  「……那孩子給隊長添麻煩了,我也不曉得他怎麼突然就跑來喝酒。」

  此刻的堂本剛正縮著身子在沙發座椅上睡覺,而岡田准一則是被酒吧的員工先開車送回家。堂本光一看著那張還通紅的臉頰,不自覺地嘆了口氣,假想不出一個確切的原因。

  「年輕人也是很辛苦呢。」城島茂突然冒出一句話。

  「嗯?」

  「沒事,喝完就趕快回家休息吧,想必都很累了。」

  「咦?啊、好的,謝謝隊長。」



  在剩下最後一個轉彎時,旁邊的人才悠悠醒來,黏糊糊地喊了聲光一さん。堂本光一打著方向盤將車子停到空地上,將插著吸管的水瓶遞過去。「喝點水吧,你現在會不會不舒服?」

  堂本剛順著他舉起的方向喝了口,緩緩搖頭,他側過身看駕駛座上的人,嘴角勾起笑容問道:「……你是特地來接我的嗎?」

  「你自己不能回家,我當然要去接你了。」堂本光一把水瓶收好,準備繼續開車,他握著方向盤躊躇了下才說:「……雖然不知道你發生什麼,但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剛。」

  

  另一頭沒有回話,卻是伸手阻斷即將進行的歸途。堂本剛握住堂本光一的手腕,將兩人的距離拉近。溫熱的氣息混著酒味吐在臉上,他心中的警鈴再度大響。

  沒有想過的情景發生了,相貼的唇,各種混雜的味道。蜻蜓點水一般卻掀起的波滔駭浪,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近在咫尺的堂本剛。

  

  「即使我說我喜歡你,你也願意繼續待在我這邊嗎?」


  ねぇ,光一さん?




   



  用五個字形容:突飛猛進喔。

  最近沉迷喬喬,喬喬好好看。好喜歡喬納森,マジ天使。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