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二三

/
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 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

ドリームランドであいましょう(8)

Meet you in Dreamland (8)


CP:Tsuyoshi / Koichi

Warning:非現實向,年齡操作。自創角有。





  

  

  也許人類都曾有過一個共同的願望,就是希望時間可以倒轉,執行另一個更好的選擇。但人生終究不是堂本光一常玩的遊戲,不能存檔又重新讀檔。

  而堂本光一也非那些說話套路固定的遊戲人物,他是個活生生的人類,那爬滿訝異的表情說明了一切再也無法倒流。酒醒後的堂本剛覺得流淌自己全身的血液彷彿停止,腳下一股涼意蔓延開來。巨大的後悔翻天覆地地襲捲而來,幾乎快把人壓倒。

  堂本剛想自己必須說點什麼挽救,必須說點什麼,急切的想法卻沒辦法找到出口,咽喉像是被什麼東西封住似地,連發出聲音都很困難。


  「……從、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聽見堂本光一問著,那人看來狼狽,側過的身子幾乎要貼上後方車門。白皙的肌膚染上了暈紅,就像含苞待放的花朵在黑夜裡盛開。

  堂本剛懟於自己的分心,事到如今他怎麼還在想著這些種事情。他搖搖腦袋瓜子,轉頭面向前方。「說出來你肯定要討厭我了。」自顧自地用著肯定句,他努力睜大眼,卻感覺視線逐漸模糊,淚水崩堤不過幾秒的事情而已。


  要是得來拒絕的話語,那堂本剛的世界許是要塌了一半,但再怎麼樣也好過那人眼裡出現針對他的厭惡情緒。這狹窄的車內彷彿牢籠,讓他想要逃走。鴕鳥心態,掩耳盜鈴,是這麼一回事。

  愚人節怎麼過去的那麼快?若訂在他生日後的幾些日子不是很好嗎?最好今天就是世界公認的玩笑節,那他就能泰然自若地向堂本光一道聲嚇到你了。隨後一切歸於舊好,相安無事,所有事情都成曇花一現,只會拋諸於兩人相處的時光之後。


  但他真的甘心如此嗎?從懵懵懂懂的孩子到法定的成年人,曾幾何時這般思慕到了覆水難收的程度,已經好幾個夜裡,夢裡心裡全是那人的身影。一直以來是不敢張揚,是小心翼翼,千方百計呵護著這誰也不曉得的秘密。

  堂本剛希望堂本光一能懂,又不希望迎來的結局是壞的,卻也沒敢奢望感情有兩情相悅的一天,心思如此矛盾。


  許久都未等來回應,堂本剛想著,要是那人開口的片字提及一點負面情緒,自己便要以從未見過的快速來離開這個地方。

    「剛。」堂本光一叫他,響起審判的鐘聲,右邊的空間感覺逐漸在縮小,對方良久才開口:「⋯⋯我怎麼可能會討厭你呢?」


  幾個字如法官的木槌,把堂本剛敲的頭暈目眩。他鼓起勇氣和靠近他的堂本光一注視,「——你是指……什麼……?」他的聲音不可控制地顫抖起來,喜悅染上眉梢。

  「我不會因為你喜歡我而討厭你的,只是我現在⋯⋯」堂本光一停頓了下,「沒辦法馬上給你回應,你再讓我多想想。」

  堂本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但終究是得把它呼出來。「喔。」如果他願意考慮,那怎樣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他伸出手覆上堂本光一的手背,「那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

  「嗯。」堂本光一盯著他們相疊的手,表情略微複雜,把堂本剛逗得嘴角都彎了。

  他一笑,淚就滑了下去,「千萬不要屈就我,光一さん。」

  

  




  是說今天吃了KFC哇  ٩̋(๑˃́ꇴ˂̀๑)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心有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